调查称44%美国青年不知现任联合国秘书长是谁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加入泰康 >
调查称44%美国青年不知现任联合国秘书长是谁
* 来源 :http://www.ledfilamentbulb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5-09 16:42 * 浏览 :
  “多数美国青年平时根本不关注联合国”,“44%的美国青年不知道潘基文是谁”,“他们把体育明星、娱乐明星、美国总统视作偶像,却几乎无人将联合国秘书长和自己心中的偶像挂钩”,“很多美国青年对安理会改革完全不懂,却认为美国没必要交联合国会费,应将钱用于国内经济”……   近日,中国青年报记者对美国“80后”青年进行了一项关于“你怎么看联合国”的问卷调查。调查对象包括美国哈佛大学、麻省理工学院、纽约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学、东北大学的本科生和研究生,以及未上大学的普通美国青年,年龄从16岁到29岁不等。   本次调查共投放问卷50份,回收反馈率为100%。由于调查样本数量有限,这50个美国青年对联合国的认识并不能推及全体美国青年,但它可以作为一面多棱镜,折射出当今美国青年的部分影像。过半受访美国青年不关注联合国   调查显示,平时“很关注”联合国的受访美国青年只占全体受访者的8%;“有些关注”的占40%;“不太关注”及“不关注”联合国的美国青年比率高达50%,甚至还有2%的人“根本不知道联合国是什么”。   有趣的是,虽然超过半数的受访美国青年并不关注联合国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完全不关心世界。   此次调查中,只有14%的美国青年认为自己“只关注美国,不关心其他国家”,高达86%的美国青年认为自己“也同时关注着美国以外的世界其他国家”。   共有31个国家或地区受到本次调查受访者的关注,其中最受关注的前十个依次为:中国、巴勒斯坦、以色列、欧盟主要国家(英、法、德)、印度、阿富汗、巴基斯坦、海地、拉丁美洲、加拿大。“联合国秘书长是谁?我不知道!”   对于“现任联合国秘书长是谁”这一问题,只有56%的美国青年正确选择了“潘基文”这一选项。   虽然潘基文已担任联合国第八任秘书长5年之久,仍有16%的受访者认为,现任联合国秘书长是科菲·安南(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),另有6%的人以为是英国前首相托尼·布莱尔,甚至有4%的人认为是已去世50年的哈马舍尔德(联合国第二任秘书长)。   有18%的受访美国青年“根本不知道”谁是现任联合国秘书长。   在对该题的回答中,身为研究生或本科毕业生的受访者(22~29岁)的回答正确率为75%,非大学生或者本科在读群体(16~22岁)的正确率只有50%。这似乎说明,美国的“85后”、“90后”对联合国更缺乏基本的了解。   有意思的是,虽有超过半数的受访者知道“潘基文”是谁,但在全部50名受访美国青年中,只有1人把潘基文视作自己的偶像。   受访者中,13人认为自己“没有偶像”。   在“有偶像”的受访者中,对“自己偶像是谁”的回答也五花八门,有的是体育明星,如游泳名将菲尔普斯、橄榄球名将汤姆·布莱迪;有的是娱乐明星如好莱坞女星桑德拉·布鲁克;更多的是克林顿、奥巴马、里根、罗斯福等美国总统。还有人将现任美国“第一夫人”米歇尔·奥巴马当成偶像。美国共和党可能的2012总统候选人罗恩·保罗,也已成为个别美国青年的偶像。甘地、曼德拉、爱因斯坦、哲学家罗素、银行家巴菲特、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、电视节目主持人司徒尔特等,也被列为受访青年心中的偶像。   此外,还有不少人将自己的父母、高中老师、大学教授视作偶像。1/3受访者认定联合国效率低   在本报记者对“你认为联合国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”进行调查时,虽然大多数受访美国青年都同意联合国是“进行国际合作的有效组织”、“对世界和平与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”、“对发展中国家给予了很多援助”,但也有34%的人认为,联合国“办事效率低下、说得多做得少”,有4%的被调查者认为联合国在“浪费各会员国纳税人的钱财”,更有2%的受访者甚至认为联合国“跟美国没什么关系”。   对于近些年被不断提起的“联合国安理会改革”问题,有高达38%的被访美国青年表示“我对此完全不了解”,而认为“安理会为反映当今已经发生变化的世界而应进行改革”的美国青年共占58%。其余4%的人则不同意“安理会需要改革”。联合国会费?“美国没必要出……”   美国是联合国所有193个成员国中交纳会费最多的国家,占总额的22%。对于这笔数目不菲的钱,在50名受访美国青年中,有13人认为美国“有必要出,因为联合国是美国重要的外交舞台”;有21人同样认为美国“有必要出”,但原因是“美国是世界经济总量最大的国家,应该出的最多”。而其他16人则持相反意见,认为美国“没必要出这笔钱”,其中14人认为“这些钱应该用来解决美国国内的失业、养老、金融改革等问题”,有两人更认为“这些钱到了联合国简直就是在浪费我们美国纳税人的钱”。联合国精神?“帮助世界穷国”   在对开放式问题“根据你的认识,联合国精神是什么”的回答中,18%的受访美国青年对此“完全没有概念”。而在答出这一问题的青年中,其答案基本可总结为“维护世界和平”、“全球合作与进步”、“主权国家之间的对话”、“促进各国相互了解与发展”、“外交方式解决国际争端、避免战争”、“促进世界的公正与安全”。也有部分受访者认为,“联合国精神”就是“为人权而斗争”或“帮助世界穷国”。   最后,当本报记者请受访的美国青年给出“对联合国的任何建议”时,反馈回的答案也是风格迥异。其中,建议“尽快改革安理会、给发展中国家更多在安理会中的机会”和建议“尽快承认巴勒斯坦的联合国会员国地位”出现的次数最多,都为4次;“少一些官僚作风、多做少说、提高办事效率、多一些灵活而进步的思维方式”出现了3次;而“别再浪费我们美国纳税人的钱、让其他国家多出些”则出现了2次。   接受本报调查的美国青年对联合国的其他建议也五花八门,既包括“在国际发展中扮演更积极角色”、“制止暴力行为”、“更多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利益、别让他们成为强国利益的牺牲品”;也包括“永远别忘了世界的多样性”、“努力让所有国家都放弃核武器”;甚至有受访的美国青年认为“联合国网站办得不错、建议继续下去”。   在所有建议中,还有一条建议,本报记者认为特别值得单独说一说,那就是建议联合国“让美国青年更多了解联合国”。(记者刘坤喆)